人的批判价值决定思想价值

编 辑:罗格·时 间:2015.11.17·浏 览:428次·公众号:罗格格
核心内容:以前,有朋友问我,择偶标准是什么,我说的第一条就是,“三观不能太正”,可见,“三观正”,在我的词典里,并不是个褒义词。事实上,三观太正的人,给我的印象,往往都是特别无趣。

小时候看《天龙八部》,特别讨厌阿紫,觉得,这样的坏女人,简直就该千刀万剐。但长大之后,每次看《天龙八部》的时候,最喜欢的角色,便是阿紫。咋回事儿?

我曾经把这个困惑告诉过一个朋友,她的解释是:“这说明,你的道德水平下降了。”或许是吧。但在看了鲍鹏山老师的《新说水浒》之后,我方才明白,准确原因其实是,我的思维水平提高了、价值观多元化了。

当武松对他遇到的某个女人(具体是谁我记不清楚了,但确定不是潘金莲)进行道德审判的时候,鲍老师做了这样一句点评:“思想越是单纯的人,文化水平越低的人,思维水平越简单的人,往往他的道德意识反而特别强,特别倾向于从道德的角度给别人贴标签,对别人下判断。”不能再同意更多了!!!

初次看到这句话,是6年前。当时,第一反应,是想到了很多网民对任志强、张维迎和范跑跑的人身攻击——因为,这几个“大嘴”的言论,实在是太容易毁别人的三观了。其实,在大二之前,文化水平和思维水平都很低的我对别人的评价也是“道德至上”论。此后逐渐转变,大概是我认为“对历史人物不能单纯从道德的角度评价,还要看其贡献吧”。

不过,鲍鹏山所说的“思维水平越是低的人,往往他道德意识反而特别强”,这个并不准确。不是说思维水平低就道德意识强,而是因为他的思维水平低,想不到其他的评价标准和标签,结果道德标准几乎占了评价标准的百分之百。除了道德之外,他手里没有别的武器。因此,所以这种“道德意识反而特别强”,应该改成“反而显得道德意识特别强”, 只是自己的道德意识与自己的“其他意识”相比的比重高,而非比“他人的道德意识”强。王小波曾说过,对知识分子来说,做思维的精英,比做道德的精英更重要,大概也是这个意思吧。

小时候看电视据,无论是武侠剧,还是历史剧,都特别喜欢问“这个人是‘好的’还是‘坏的’”,但长大后,越来越发现,那种非黑即白的划分法,真是太幼稚。

现在,我认为,道德标签,是个严重有缺陷的东西。

只有在那个顶尖级聪明的群体里面,才存在“好人”、“坏人”及“难以定性”的区别;在此以下者,人并无好坏之分,我们通常所认为的“坏人”,其实一律都是蠢人,所谓“好人”,也不过就是智商中等偏上的人。

当然,与好坏的划分相比,我更愿意把人划分为:精彩的人与不精彩的人,或是有趣的人与无趣的人。我常常讲,“我宁可喜欢能懂我的敌人,也懒得搭理不懂我的朋友;宁可喜欢无趣的坏人,也懒得搭理无趣的好人;宁可喜欢高智商的邪恶,也不喜欢低智商的善良。”(这句话,我曾在很多场合讲过,被有的人统一概括为“宁可喜欢能懂我的坏人,也不喜欢不懂我的好人”。 有一次,有人问,你前几天不是说过我是“最”吗,今天怎么又说别人是“最”了?我委屈地解释:“我说过‘你是懂我的坏人’,却从未说过‘最懂’。”后来,我又想,假如我对很多人说了“你是个好人”或“你吃了没”或“我爱你”这样的话,则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吃醋说“这样的话你也对别人说过”。这种差异,说明了什么呢?对经典的甜言蜜语,人们希望,是在自己这里“首发”,并且是只在自己这里发;但没什么新意的话,你哪怕对一万个人发表过,他们也不会计较。)

现在,再回头来看文首的问题。阿紫,确实是一肚子坏水,是一个很邪恶的品种,但她又着实有着极致可爱的一面。阿紫,就是我所说的那种“有趣的坏人”。没有一颗小小邪恶的灵魂,哪来有趣的人生?

当然,阿紫这样的形象如果是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,我未必喜欢,可能连约炮的欲望也没有,但作为文学形象,阿紫是超级棒。所以,真正可爱有趣的,不是阿紫,而是金庸大师。

但是,金庸把一个邪恶的坏女人写得如此可爱,他是不是太“三观不正”了呢?的确就是的。不过,有思想的人,通常都是“三观不正”的;甚至,一个人越是有思想,便越可能“三观不正”。比如,鲍鹏山这个有思想的人,他居然说“文化水平越低的人,道德意识反而比较强”,这明显是太“三观不正”了啊。

以前看到知乎上的一个问答:

“跟聪明人相处是一种怎样的体验?”“自己的三观不断被摧毁,然后又重建。”

放在本文的语境中的话,就是:有思想的人,常常“毁别人三观”。朋友徐玮曾告诉过我,她在最初看到我写的《嫁给不靠谱的男人,是最伟大的理想主义实践》和《越是有价值的媳妇,娶起来越便宜》两文的时候,也是这种感受。

但同样是徐玮很喜欢的那两篇文章,也有不少人看了后用各种语言对作者进行恶毒的攻击。这说明了什么?不同的人,对“毁三观”这件事的承受能力是不一样的。从临床经验来看,往往越是有思想的人、聪明的人、善于反省的人,也更能够、更有勇气接受自己的三观被别人摧毁,然后再重建;至于其他人,倘若有一个“三观不正”的人敢去毁他的三观,他就像你要夺他性命一样无法忍受。

在日常生活中,有思想的人往往会因其“三观不正”而被别人说三道四。不过,当你说人家三观不正的时候,你何曾明白,在他自己的圈子里,他的那个三观,其实是很正的;你的那个引以为自豪的“正确的三观”,放到他的圈子里,反而是“不正的”了。因此,不是他的三观不正,而是,你的三观太Low、你的圈子太low。再说,有思想的人,他们常常要引导别人的三观,甚至,时代还赋予了他们“往高层次带人”的使命感,他们怎么可能向你们那“正确的三观”妥协呢?以前,有朋友问我,择偶标准是什么,我说的第一条就是,“三观不能太正”,可见,“三观正”,在我的词典里,并不是个褒义词。事实上,三观太正的人,给我的印象,往往都是特别无趣。

在对各类人群做过冷静的观察分析后,我发现,共享着同样的“正确的三观”的,通常都是同等智商的人;共享着同样的“不正的三观”的,也基本上是同等智商的人。所以,我不太喜欢“三观不和”这种说法——不就是智商不同、思维方式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吗,何必要说的这么“软绵绵”呢?

我的亲密战友GL,就属于那种“三观不正”的大侠。有一次争论一个问题,我说他三观有问题,结果,这兄弟来了一句:“文章不偏激,则没有价值。”“三观太正的人,不能当作家,只配做编辑。”他之所以对我这样说,因为,我就是编辑。在他眼里,我是太low了。黑得好!!!他这句话也偏激,但我超级喜欢———我宁可喜欢错得深刻,也不喜欢对得肤浅;宁可喜欢错得有意思,也不喜欢对得无聊。不过,GL的话说得并不倒位。三观太正的人,并不是只配做编辑,他们还非常擅长做“吹毛求疵家”。不过,最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,也许是在“真理部”吧?

在我向GL征询如何定这篇文章的标题的时候,他又甩给了我一句话:“三观正的文章留给没有三观的人洗脑,三观歪的文章留给三观正的人追捧。没有三观的人和三观歪的人,被大众混淆。这是个链条。”妈的,太经典。不过,这句话,并不完整,也许,三观正的人,在与“不正的三观”相遇互殴,会发生分化——有的,缴械投降了;有的,则继续坚守阵地。


赞 助 支 持
pay_weixinpay_weixin

本站主题开源,请向博主Q1989473781索取或者Github自行下载

< 念念不忘,必有回响 >